编辑:DAISY / 作图:JAY(杰伊)

  墙国妄语每日驳

10.29 中国新闻网:汪文斌:今天如果仍有人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只会遭受更大失败

中新网北京10月29日电(记者 邢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9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应询时表示,50年前,少数国家曾试图拒绝一个中国原则、阻挠联大第2758号决议的通过,遭到失败。50年后的今天,如果仍有人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挑战联大第2758号决议,只会遭受更大的失败。有记者提问,美国务卿布林肯此前发表声明称,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体系是务实问题而非政治问题。美方官员还声称中国“滥用”联大第2758号决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汪文斌表示,美方有关言论是对历史事实的歪曲,“我愿借此机会向大家还原历史真相。”他说,50年前,在联大审议“两阿提案”也就是第2758号决议之前,美国等少数国家为了保留台湾当局在联合国的席位,曾经提出所谓的“逆重要问题”和“双重代表权”提案。前者要求“任何会导致剥夺台湾在联合国代表权的大会提案需经大会2/3多数票同意”;后者要求“一方面在联合国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一方面确认台湾方面继续拥有代表权”。  汪文斌说,结果是“逆重要问题”提案未获通过。随着联大第2758号决议获得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彻底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美国等少数国家提出的“双重代表权”提案也因此成为废案。“这一历史事实清晰地告诉人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联合国系统、各专门机构和联合国秘书处任何涉及台湾的事务均应遵循一个中国原则和联大第2758号决议。这些原则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可。”汪文斌说。汪文斌强调,一个中国原则不容挑战,联大第2758号决议不容歪曲。50年前,少数国家曾试图拒绝一个中国原则、阻挠联大第2758号决议的通过,遭到失败。50年后的今天,如果仍有人试图挑战一个中国原则、挑战联大第2758号决议,只会遭受更大的失败。 

简评:中共一直将台湾视为其领土的一部分,并不停地威胁要发动台海战争将台湾占领。这个自治的宝岛实际上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拥有自己的民主选举的政府,军事,宪法和货币。台湾从来都不是中共国的一部分,而是中国领土上唯一的民主国家。50 年来中共 一直歪曲第 2758 号决议,在联合国歧视台湾,这是他们消灭台湾民主和吞并该岛计划的一部分。第 2758 号决议并没有说台湾是 中共国 的一部分。也没有提到中共国对于台湾的主权。中共国从未治理过台湾,只有民选政府才能代表2350万台湾人民。台湾施行透明、对尊重人权及法治尊重的模式,都与联合国价值观一致,台湾已经成为一个民主成功的故事,它理应成为联合国的成员国。随着CCP病毒真相的逐渐披露,全球联合灭共、自动灭共的大势再难回转,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席位将随时会被废除。

10.29 环球网:大数据用对了才有大价值

同一产品对老客户的要价竟然比新客户要高?这是当下“大数据杀熟”的直接结果。近年来,随着平台经济的蓬勃发展,大数据在为用户服务之外,也引发了多种不合理现象。为了有效遏制“大数据杀熟”,国家最近一段时间紧锣密鼓地出台相关法律,精准打击,彰显国家保护消费者知情权与选择权的坚决态度。今年11月1日起即将实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对“大数据杀熟”出重拳,明确规定“个人信息处理者利用个人信息进行自动化决策,应当保证决策的透明度和结果公平、公正,不得对个人在交易价格等交易条件上实行不合理的差别待遇”。事实上,当下国家治理“大数据杀熟”的举措也是长期以来数据开发利用与法律监管规范之间互动的缩影。中国数字经济领跑全球,数据应用水平位居世界前列,数据应用方面的问题也开始显现。面对数字应用实践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中国法律直面困境,从《民法典》到《网络安全法》,从《数据安全法》再到将实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构建起全方位、多层次的数据安全保护与开发利用法律体系,既为中国数据开发利用和安全保护实践提供了指引,也在世界范围内提供可以借鉴的监管思路。规范发展不是片面设限,而是为了促进行业更健康、更可持续、更长久的发展。通过立法规范数据活动,完善数据治理体系,以规范保发展,以规范促发展。另一方面,中国数字监管思路从来不是单一的,而是兼顾数据安全与数据开发利用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促进数据规范应用的同时,也注重提升数据开发利用水平,促进以数据为基础要素的数字经济发展。数据之于网络时代,犹如石油之于工业时代,数据蕴含着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应用空间。然而,数据只有运用得当,方能增添公共福祉。梳理好数据开发利用与数据安全的关系,兼顾数据的商业价值与消费者权益保护,考验着监管者的治理智慧,更事关数字经济的发展和未来。 

简评:据维基百科介绍,大数据的本质只是基于现代科技追踪和观察发生的事情。其中表明个人或机构的隐私权也极有可能受到冲击,海量数据包含各种个人信息数据,现有的隐私保护法律或政策无力解决这些新出现的问题。我们不可否认大数据给民生问题带来便捷和高效,但是在中共国它绝对不是为了保障民生。中共通过大数据技术,并假以法律之名,全面升级对普通民众数据的管控,为了巩固中共的权力而监控人民。中共不但打造全世界最大网络防火墙长城,中共在国内也打造了严密网络监听监控体系,大数据分析,人脸识别,手机电脑电子设备监听监控,这些高科技管控能力使普通老百姓全都处于裸奔状态。中共更是严密控制媒体宣传,所有普通老百姓能够看到的信息都是中共希望你能够看到的。从一个人的生理物理到精神层面中共他都控制你。不灭掉中共,中国人民的生存状态将越来越恐怖和可怕。

10.29 人民网:严厉打击非法买卖外汇行为 外汇局通报10起违规案例

人民网北京10月29日电 (记者罗知之)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官网消息,为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今日通报了10起外汇违规案例。

案例1:鞍山鼎泰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12月,鞍山鼎泰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3笔,金额合计81.2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结汇、售汇及付汇管理规定》第三十二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67.5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2:南京金奥地产有限公司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5月至6月,南京金奥地产有限公司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3笔,金额合计63.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结汇、售汇及付汇管理规定》第三十二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5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广东籍杨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5月至2019年11月,杨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47笔,金额合计198.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5.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广东籍高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0月至2018年11月,高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37笔,金额合计141.6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0.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上海籍梅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8月至2020年3月,梅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4笔,金额合计445.9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74.5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境外个人曾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11月至2020年1月,曾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32笔,金额合计747.2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结汇、售汇及付汇管理规定》第三十二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538.4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浙江籍林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1月,林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金额合计540.9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55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福建籍施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3月,施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金额合计176.5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5.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北京籍邓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5月至2020年11月,邓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7笔,金额合计281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90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上海籍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20年11月至2021年1月,蒋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3笔,金额合计428.2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构成非法买卖外汇行为。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80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简评:打击非法买卖外汇交易,这不仅暴露出中共外汇吃紧,也有可能是中共为接下来进一步闭关锁国做准备。眼下的电力危机以及接下来的粮食危机等,都急需大量外汇,外汇储备吃紧已成燃眉之急。郭先生爆料中透露,当前中共外汇储备已不足1万亿美元,中共经济面临全面崩盘。自2017年爆料革命以来,中共受到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在政治/贸易/金融/科技领域等方面的一系列制裁,中共为了续命,利用”蓝金黄”消耗了大量外汇储备,包括因党内派系厮杀导致的资本内损和外逃. 再加上未来随着喜币等虚拟货币的陆续上市,墙内民众翘首以待, 民间资金外逃不可避免。随着外汇的枯竭,无论从哪个方面共产党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都到了即将崩溃的时刻!

  港台资讯


编辑: DAISY

作图:JAY(杰伊)
发布:文顾

By Dais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